我为《VOGUE》杂志九月刊拍摄

-

 

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午11点钟敲响了《Vogue》智利编辑伯尼·布劳恩的门…她住在圣地亚哥漂亮的老家里,我最终爱上了她的街区(我们在那里结束了摄影。)我见过了这个3人团队,包括伯尼·布劳恩在内。我认识了摄影师托马斯·梅森,他是智利圣地亚哥土生土长(也在这里工作)的人,最后是化妆师/发型师伯尼·玛丽亚,也是在智利圣地亚哥土生土长(以及工作)。我得到了一个最有爱的团队。我坐下来由伯尼·玛丽亚帮我化妆(非常简单因为我们要自然、极简的样子)、做发型,她现在作为一名自由艺术家为纳斯彩妆(Nars)工作,所以她跟我介绍了所有的新产品。我总是很喜欢谈论商店里的新化妆品,因为我很少用它们;我喜欢获取最新消息。后来伯尼·布劳恩和我开始讨论她家里的艺术品。她家的墙上挂满了超级美丽的艺术品,我跟他说我是一名艺术家。我告诉她我画画的时候喜欢闭上眼睛,让我的思绪自行游走。下一秒钟我就拿着一张纸和工具坐在了地上开始动手。团队就被我吸引了。伯尼·玛丽亚和她的狗安娜·温图尔就一起坐在地上,跟我一起画画。她答应我会把画放在她孩子的房间里!

 

我最终穿上了自己的设计,一件深蓝色束腰外衣加上很长的高腰裤,全都是环保材料做的。托马斯让我们走到街上去,我就可以变成我自己了,年轻的古怪的17岁少女,在自己的世界里胡搞。我加上了自己的姿势和玩耍方式,让我觉得非常亲切。拉扯头发、跳圆圈、跳舞、跟路人击掌,他们觉得我就是个疯子(一个很棒的疯子。)回去的路上我和摄影师托马斯聊天,谈论他在智利的摄影生活,他的梦想是去纽约,跟他一起工作非常开心。我们回去之后,我卸了妆,给了他们大大的拥抱和轻吻就告别了。为《Vogue》拍摄充满了乐趣,那一天将永远刻在我的心里、灵魂里、脑海中和精神里。

 

 

特别感谢这个团队及《Vogue》让我参与你们的九月期刊!#Vogue在智利